Left

蓝海文苑

Lan Hai Wen Yuan

您的位置: 首页 - Dafabet帐号被封 - 蓝海文苑

父辈的旗帜 ——修造船公司职工林坚坚红色家风故事 2021-08-24

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家风影响久远

曾祖父林石贞,为人随和,忠厚老实,乐于助人,在泊潮村颇有人缘。他常教导子辈要踏实做人,勤勉做事。老年后弄了一叶小舟,在村子与临高头咀海边摇橹摆渡,挣得小钱权当酒钱,又或接济旁人,常常碰上客人无钱付资,便也摆手无碍放其下船。他一生清静博雅,与人无争,享年83岁。

爷爷林昌有,1938年参加革命工作,属地下武工队,专门袭扰和打击敌人。1939年15岁便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,开始了12年光荣艰辛的革命岁月。

他的革命岁月中出色完成过很多次任务,也负过伤,被俘过。曾听他讲,作为地下革命队伍的一名要员,在执行一次侦察任务时,由于不小心暴露身份,国民党迅速锁定了他所在的位置,并展开包围式搜捕。虽多次脱逃,但最后被俘。国民党为了得到我党的重要情报,对他实施了惨无人道的刑罚,皮开肉绽、鲜血直流,他咬碎钢牙不吐一字,后来同伴们买通了国民党守军得以脱逃。还有最危险的一次被俘经历,日本兵抓住了他,经过严刑拷打后,晕迷了六天六夜,被认为已经死了,后来从牢狱里拖出来扔到乱坟岗,万幸被人救起。

曾看过他身上许多疤痕,都是在跟敌人战斗或是被俘刑罚时落下的,遂好奇问道:“爷爷,你被抓后,你不害怕吗?不怕死吗?”,他道:“做革命哪有怕死的!”我永远忘不了他说这话时,他的眼神是那般睥睨无惧,他的语气是那般气概豪迈。

解放后担任过儋州市光村镇新隆乡乡长,儋州市松涛水库团长等职务,为革命奉献终生。

家父林秀荣,1973年来到南司参加工作。依稀记得父亲从单位打饭回来后,小小的我满心欢喜地打开饭盒,总喜欢用汤匙刮起淋过肉汁的那一层白米饭,喜滋滋大口大口嚼着。退休前,因自学中医三十多年,医治过很多邻居和老乡,盛名远播下,时常有外省的人跋山涉水前来求医。父亲看病时每每望闻问切逐开具药方,给了病人,让其自行离去。有人欲留诊金,他总笑颜婉拒,分文未收。

听父亲朋友和邻居谈起,你爸救了一船的人。1974年6月,刚参加工作不满一年的19岁的他随南渔404船到北部湾海域捕鱼。那时恰遇鱼群,船员们在船长罗如和的带领下,热火朝天地进行捕鱼作业,浑然不觉遥远之处的海面已布满了黑云。待上午时分渐有微风时,想起十二级以上台风预警,大伙忙不迭地开始收网。那时一声惊呼,“螺旋桨绊绳子了。”通过各种补救方法,渔船还是动弹不得。这时,空气中仿佛弥漫悲伤的气氛,有些人甚至开始痛哭流泪。当时,父亲和几个年轻人想下海割绳,但是没得到允许,因为公海常有鲨鱼咬人,南司明文规定,船舶到了公海,严禁船员下海,违者将受到惩戒。

下午4点多,惊涛骇浪,渔船几欲倾覆。危急关头,乘人不备,父亲口中叼着小刀,一个鱼跃跳入海中。同时下海的还有福村麦瑞光和新英陈必壮两人,但是两人下海后适应不了,在船上众人帮忙下拉上去了。船舶随着海浪上下摆动,如果直将潜水过去割绳,会被螺旋桨和船舵拍打到。父亲游到其附近,待螺旋桨快入水,看准时机下潜,贴靠上去,两只脚一只手同时挂在桨上,趁机刀割起揽绳。口中气息不足时,再待桨入水间,蹬腿脱手游开,上浮换气。到傍晚近19点,如此往返30余次,螺旋桨和船舵的揽绳和渔网都被割开来,父亲挑开绳子和鱼网后,被同伴们拉到船上。大伙看到父亲脱力般仰躺在甲板上,只见脸上、胸膛上、双手双脚上流淌着鲜血,原来是被螺旋桨和船舵上的海蛎子割伤的,众人满是感动满是心疼地急忙找药敷上。

渔船起航,载着担惊受怕惶惶而恐的24名船员和几十吨鱼货,历经百般艰辛地来到了涠洲岛。待台风过了,渔船终于回到白马井渔港内。而后公司领导接见、单位褒奖、一时传为美谈。

前人树立一个正确的榜样、一面高尚的旗帜,后人就要遵循前人的路子,继续走下去。忆起中国那段饱经沧桑的暗淡年代,无数怀着坚定的理想和崇高的信念的共产党先辈们,用滚烫的热血和无惧的勇气致力于改造中国于存亡,拯救人民于水火,书写着中华民族崭新的篇章。他们,也正犹如一面面红湛湛的旗帜,指引着我们为了祖国的繁荣昌盛继续走下去。作为后人,在海南自贸港建设和南海渔业改革发展中,理应秉承优良传统,不怕牺牲、敢于奋斗,努力奉献自己的青春。

333.png

作者爷爷:林昌有






Right

海南省南海现代渔业集团有限公司 ©2017 All Right Reserve   琼ICP备17001608号-1